您的位置:首页  »  巫女的周末作者绞刑手



  「巫女的周末」


  字数:6578

  年轻的见习巫女艾咪努力地扭动丰满的臀部爬上长长的回旋楼梯,硕大的乳房随着她的娇喘像果冻一样上下抖动。

  上万阶铺着华丽红地毯的金色楼梯环绕着绿色大理石的墻体呈螺旋状向上延伸,直入云霄,真不愧是整个罗兰大陆最高的魔法塔—「紫罗兰之光」啊。
  艾咪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终于爬到了顶层,金色阶梯的尽头有一扇不起眼的小木门,这就是魔法学院中至高的存在——院长费德罗大法师的书房了。

  艾咪用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抚平喘息,然后扭扭捏捏地走到门前,轻轻敲门道:「院长,我是艾咪,按您的吩咐来清扫房间。我可以进来吗?」

  等了许久,屋内都无人回应。

 〈来那可怕的老头不在呢,艾咪不禁松了口气。

  「幸好不在,不然在这里碰到他会很尴尬呢,一定会被这老古板抓住说教到晚上吧。」艾咪自言自语地嘟囔着,推门走了进去。

  这间位于魔法塔最顶层的书房里显得狭小而昏暗,虽然现在正是阳光明媚的中午,但是屋里却拉着厚厚的黑色窗帘,一线阳光从窗帘缝隙中穿过,勉强让室内可以视物。

  书柜、书桌和地面上到处堆满了一人高的魔法书,大量记录着艰深晦涩符文的图纸散落得到处都是。

  一排铁架上,艾咪甚至看到了浸泡在福尔马林试剂瓶中缠着脐带的死婴、去皮的黑猫头以及被开膛的小恶魔等一系列恶心可怕的标本。

  铺着厚厚暗紫色毛毯的地面上用某种红色的染料(八成是人血,艾咪恶意地想)绘出一个直径两米的巨大六芒星阵,阵中一圈圈写满了艾咪看不懂的魔法符号,六芒星图案的六个尖角上分别插着一根已经烧尽的惨绿色蜡烛。

  艾咪恶心地皱了皱眉头,要不是她在今天上午的,魔法考试中,画错了一道符文,导致失控的火球术,把学院院长秃头费德罗老头,精心保养的胡子烧掉了半边!

  那么这个春假她就可以像同班的姐妹们一样去享受购物,踏青以及春日祭奠晚会了,也许期间还会拥有一段浪漫的邂逅,而不是累得满头大汗地在空无一人的魔法塔里打扫卫生。

  「让那个老东西另外半边胡子也见鬼去吧!」艾咪发泄着满满的怨念,拎起扫帚开始漫不经心地清扫地面。

 …过几小时的努力,现在就只剩下这个最高层的院长书房没清扫了,打扫完这里她就彻底解放啦。

  下午要去好好逛逛街,买几件漂亮衣服。

  晚上到商店街最火的那家「魔法勺子」甜品店,叫一客超大香草巧克力香蕉船奖励一下自己。

  想到这里,艾咪的口水都快滴下来了,结果想入菲菲的她一不留神撞倒了书桌上几摞高高的书堆。

 ∩怜的艾咪被倒塌的书堆压在了地上,「可恶,晚餐要再加一份芒果布丁才行!」

  艾咪忍着眼眶中委屈的眼泪在心里许愿发狠,然后揉着酸疼的肩膀慢慢爬了起来,但是她立刻被书堆后露出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书桌后院长那张宽大的红色山羊毛靠椅上斜靠着学院里因为一次魔法事故而永远保持十岁外貌无法继续成长的召唤术大师——蕾妮丝老师!

  她的头上歪扣着一顶黑色尖顶魔法帽,细嫩的脖子上紧紧勒着一根细长的黑色项圈,项圈扣上璀璨的红宝石被雕刻成了精致的桃心形状。

  她背后披着一条宽大的黑色高领披风,披风的衬里是华贵的红色丝绒。
  而蕾妮丝老师的身体则在敞开的披风下一丝不挂地赤裸着,把她经过魔法修饰,女童般稚嫩却不又失性感妖娆的身材展露无遗。

  她的双臂套着闪烁着黑亮光泽的长筒皮手套,腿上穿着黑色网眼长筒吊带袜,脚上蹬着一双裹到大腿的黑色长筒高跟皮靴。

  这一身华贵中透着淫荡的打扮穿在蕾妮丝老师那稚嫩却肉感的十岁小女孩身体上,流露出一股难以言表的致命旖旎诱惑之感,让艾咪不禁看得脸红心跳。
  不过此时的蕾妮丝老师已经不会因为自己淫荡羞耻的姿态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下而难为情了,因为她已经死透了。

  娇小的艷尸仰靠在宽大的沙发椅中,歪着头,大睁的双眼中已经扩散的灰色瞳孔斜向上凝视着天花板,樱唇轻启,香舌微吐,洋娃娃一样粉雕玉琢的小脸上凝固着一副兴奋期待的表情,仿佛死亡对她来说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一样。
  圆滚滚的大腿毫不羞涩地呈「M」型分开,双脚分别搭在左右两别的沙发椅扶手上,右手紧攥着胸前小小的鸽乳,左手笔直下探,手掌覆盖在双腿之间粉嫩的小穴上。

  更加香艷的是,蕾妮丝老师凝脂般的雪白香臀之中深深地插着一根魔法短杖,短杖的杖尾完全没入了她撑得满满的屁眼之中,杖头上那颗吞吐着魔法光辉的绿宝石则证明着它正是院长最珍视的魔杖——翡翠之灵。

  什~ 什么啊?

  蕾妮丝老师死了?

  以如此裸露淫荡的姿态光天化日之下挺死在院长的书房里了?

  上午她还在考试现场负责测试学生们的药剂学知识,其间笨笨地被几个男学员吃了豆腐呢!

  艾咪感觉自己本来就不富裕的大脑已经没法对现在这种状况作出判断了。
  院长叫我来清理房间,而现在蕾妮丝老师竟然死在这房间中了,难道我现在目睹的竟然是传说中的杀人现场?

  是不是老家伙本意就是让我来收尸的?

  院长那个老头看似古板,莫非其实却有恋童癖和恋尸癖?

  蕾妮丝老师外表纯真幼稚其实内心是个欲求不满渴望玩snuff游戏的小荡妇?

  艾咪的小脑瓜子中瞬间被无数个问号塞满了,女孩子天生的好奇心让她克服了恐惧,轻轻走上前去仔细观看。

  走到沙发椅前,蕾妮丝老师的艷尸摆出的淫荡姿态让艾咪竟有点情不自禁起来。

  她颤巍巍地伸出手来,想先把蕾妮丝老师的左手从她自己的小穴之上拿开,毕竟是女孩子,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也不应该任由她的艷尸一直摆出这么羞人的动作啊。

  艾咪轻轻移开蕾妮丝老师已经发凉的小手,惊奇地发现尸体手掌覆盖下的阴道口严丝合缝地贴着一张书有奇怪符号的OK绷。

  难道蕾妮丝老师刮阴毛的时候那里刮伤了?

  艾咪带着点小恶意随手撕下了OK绷,想看看自己的猜测是否属实。

  谁料OK绷刚被撕下来,积存在尸体内还带着残留体温的腥黄尿液混合着蕾妮丝老师临死前在高潮中分泌的黏糊糊的爱液淫水就喷涌而出,幸亏艾咪是站在尸体的侧面,才免于被浇个透心凉,不过她的手上还是沾上了不少。

  艾咪生气地甩着自己双手,没好气地埋怨自己好心没好报,却恍惚间看到尸体喷光尿液的小穴中一个细小的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窜出,嗖地一下冲到她的脚下。
  然后艾咪感觉自己胯下一凉,有什么东西好像鉆到下体里去了。

  正当艾咪疑惑的时候,桌子上一颗金色的小圆球突然啪地一声打开,里面放射出一片白色的光芒。

  在光芒中间,一个缩小版的蕾妮丝老师的影像出现了。

  她还是穿着尸体上的这身暴露服饰坐在沙发椅上,但是脸上的表情迷迷糊糊的,正盯着前方探头探脑。

  过了好一会,影像中的蕾妮丝老师才好像搞清楚状况一样,用右手的小拳头捶了一下自己张开的左手,惊呼一声,说道:「啊呀!原来已经开始录像了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还以为魔法留言球坏掉了呢。

  这可是校长珍贵的藏品哦,坏掉了的话就不好办了。原来上面的红色符文亮起来就可以说话了吗?真是太神奇了!」

  什么啊,说了半天都是在废话吗?

  艾咪满脸黑线,蕾妮丝老师还真是有说话抓不住重点的天赋啊。

  影像中的蕾妮丝老师好像也发现自己偏题了,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煞有介事地挺起她的小胸脯,摆出一副导师的威严说道:「那么艾咪同学,听校长说妳今天要被罚打扫整个魔法塔,还真是不幸呢。

  这么好的一个春假,本来应该是去春游或者到魔法勺子甜品店吃蛋糕的!妳好可怜哦~.

  对了,我比较喜欢那里的栗子巧克力蛋糕哦,还有那个叫鲁克斯的小服务生也很帅哦。

  有一次我去吃蛋糕,他帮我端上来的时候,我还碰到他的手了呢,超激动的当时~ !」

  喂喂,老师妳倒是对自己穿得如此淫荡地死在院长房间的靠椅上这件事做一点解释啊?

  我傻站在一具死尸旁边,听着这具尸体生前的影像表达着对我倒霉经历的同情并且捎带聊着蛋糕和帅哥的故事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艾咪已经要抓狂了!

  这时蕾妮丝老师总算是找回了主题:「啊,对了,既然妳要打扫整个魔法塔,那么一定也会到院长的房间来吧?希望我的尸体不要吓到妳呢。

  其实我是因为上午看到妳烧掉了费德罗老头的半边胡子,所以就想偷偷到他书房里召唤一只魔界小火魔,好趁校长回来不防备的时候把他的另外半边胡子也烧掉的,这样他的脑袋就能成功地变成一个鸭蛋了,哈哈哈~ !」

  我的天啊!

  妳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竟然就是为了无聊地对校长玩恶作剧吗?

  而且还是因为我给了妳这个灵感吗?

  艾咪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对了对了,后来我召唤的时候念错了咒语,结果召唤出来一只魔界淫妖虫。
  忘记告诉妳了,我每次在做召唤仪式的时候,都会穿成现在这个样子啦,怎么样,很带感吧?。」

  蕾妮丝老师恶作剧地起一条大腿,露出下体那条神秘的缝隙。

  原来每次召唤都穿这个样子啊?

  为什么召唤恶魔一定要赤身裸体啊?

  啊~ 我的思维怎么被老师带入节奏了?

  重点好像不是穿什么衣服吧?

  艾咪的思维已经彻底混乱了。

  影像中的蕾妮丝老师突然娇躯一颤,脸上浮起一层红晕。

  她声音微微颤抖地说:「啊~ 来了呢。这感觉,真不愧是魔界淫妖虫啊。
  对了,艾咪同学,我~ 我当时被淫妖虫从下面进入了身体。

  淫妖虫是一种专门侵染人类年轻女性的魔兽,它~ 它非常的小,就好像一条小蚯蚓,但是进入女孩的身体之后,就会控制她们的性欲,让她们在无数个高潮中淫乱力竭而死。

  啊~ 啊~ 好厉害!我~ 我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它控制了。

  为了封印这只妖虫,我将用这根红宝石魔法项圈卡死自己的气管,在肛门里塞入院长老头的魔杖,再用画了封印符文的OK绷堵~ 堵住了我的小穴口,这样~ 这样淫妖虫就能被封在我的身体里了。

  所~~所以妳看到我的尸体的时候,千万不要解开红宝石颈带,掀开我贴在阴道口的OK绷,或~ 或者更坏地~ 拔出塞在人家屁眼里的魔杖哦~ !
  那~ 那样淫妖虫会被重新释放出来的。

  啊~ 啊~ 对了!

  我给信息球设定的魔法开启条件就是妳动了我尸体上这三处的任意一处耶~
  那么如果妳看到了这段影像的话,就说明艾咪同学妳也被淫妖虫侵入了呢~~
  怎么样,老师的魔法很厉害吧?

  哎?等等~ 好像逻辑有些不对,这样我不就等于没有警告过妳吗?

  哈哈,真是不好意思啊~ 」

  我了个去!

  老师妳也太过分了吧,这么严重的事情妳居然如此轻松道个歉就完了!?
  这样我不是也死定了吗?

  还有妳这是什么脑残雷人的警告方式啊?

  妳在桌子上留张便条都比现在这样效果好吧?

  卖弄魔法不是这样的啊?

  艾咪差点哭晕过去,她感觉自己的小腹中正在一阵阵的悸动,脸颊发烫,好像淫妖虫侵入的症状已经开始了。

  这时影像中的蕾妮丝老师身体开始剧烈地起伏痉挛,她挣扎着说道:「艾咪同学,这颗留言球快要用完了。

  为了让淫妖虫不会侵染下一个受害者,艾咪同学妳一定要像我一样做,把妖虫封印在自己体内。

  为了学院的安定,妳~ 妳一定要完成这个伟大的~~封魔任务~ 啊啊~ !去~
去了啦~ !」

  蕾妮丝老师挣扎着说完这段话,就按下了魔法项圈上的红宝石开关,项圈猛地收缩,死死勒住了她纤细的脖颈。

  到这里,影像一闪就消失了,应该是留言球中的录制魔法已经用尽停止工作了。

  我靠啊~ 妳知道学院需要安定为什么还要因为烧院长胡子这种无聊的举动召唤那么危险的怪物啊?

  自己拍拍屁股死了,却给我留下这么一大堆烂账。

  我只是个青春期的小女生,只想开开心心地过学院生活,和朋友们出去玩,逛逛街买漂亮的衣服,品尝好吃的点心,然后找个好男人嫁了,平平静静地过完一生啊!

  怎么突然之间我的生活就被封魔救世之类这么严肃的事情占据了?

  我是不是在做噩梦啊?

  醒醒啊我的世界观!

  艾咪完全崩溃了,傻傻地石化在原地。

  不过身体里越来越剧烈的性冲动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为了不让淫妖虫再残害其他人,她现在必须去完成这个死亡任务。

  唉,真是的~ !

  人家本来都计划得好好的,打扫完了去购物,去春游,去吃好吃的香草巧克力香蕉船呢~ !

  结果现在却只能陪着蕾妮丝老师还有那什么淫妖虫死在这间冰冷黑暗的书房里了,现在可是周末啊,我的尸体可能要在这里躺上两天才会被人发现吧,会不会臭了呢?

  啊,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性冲动越来越强烈,我必须赶快开始了呢。
  艾咪脱下已经被淫水浸湿的小内裤,她身上穿的是魔法学院女生的粉红色魔法少女制服,粉白色蕾丝裙边的超短百褶裙,白色吊带蕾丝长筒袜和一双粉红色恨天高厚底皮靴。

  头上扎着可爱的双马尾,戴着粉红色的大蝴蝶结。

  艾咪把湿漉漉的内裤甩到一边,然后将蕾妮丝老师那张魔法符文OK绷轻轻贴在自己的小穴口,又用手指按了按保证不会脱落。

  接着她托起蕾妮丝老师的尸体臀部,离椅面,将尸体肛门中插着的翡翠之灵魔杖抽了出来。

  想到这根费德罗老头最心爱的魔杖竟然被自己和蕾妮丝老师两个人用来塞屁眼,艾咪心中就升起一阵小小的报复成功的快感。

  最后,艾咪把蕾妮丝老师脖子上的项圈解下来,扣在自己的粉颈上。

  一切都准备好了。

  艾咪抬腿爬上了宽大的书桌,撩起本就短得无法遮住她丰满雪白屁股的百褶裙,双腿叉开,然后趴伏下上身,努力地向后撅起肥美的大屁股,右手努力地向后伸,将那根刚刚从蕾妮丝老师尸体的屁眼里拔出来!

  还带着她残留体温的魔杖尾端插进自己张开的菊穴,当粗大的魔杖顺着艾咪的肛肠一直插到尽头的时候,她的全身都在这充实的强烈快感之中微微颤抖。
  做完这一切,艾咪的神智已经快要被淫妖虫掀起的阵阵性欲狂潮所淹没了,她呻吟着按下项圈上的红宝石开关,瞬间项圈就收缩卡死了她的气管,一股窒息的冰冷压抑感混合着狂猛的火热性欲充斥了她的身心。

  艾咪仰起小脸,用下巴撑在桌面上,发现自己的视线正好对着蕾妮丝老师尸体那门户大开的骚穴。

  这还真是一个理想的手淫参照物呢!

  艾咪的左手努力地伸向自己的下体,灵巧的手指隔着OK绷饥渴地告慰着自己欲火焚烧的小穴。

  右手则扯开衣服的前襟,胡乱揉捏着自己娇嫩的乳房。

  她的小脸已经涨得通红,舌头完全吐出口外,一丝晶莹的口水挂在嘴边。
  在欲望的驱使下,艾咪不由自主地起上身,像大虾一样弓起身体,手指在已经汁水泛滥的小穴外围快速游走抚弄。

  小嘴张成了O型,发出「呃~ 呃~ 」的倒气声。

  挣扎了几分钟后,艾咪猛地仰起头来,嘴中发出「啊~ 啊~ !」的淫叫!
  双眼兴奋地大睁,身体仿佛通了电一样地剧烈颤抖,随着这最后也是最剧烈的全身性痉挛,她的臀部高高翘起,储满骚尿淫水的小穴渴望着一次彻底的喷发,但是却被OK绷死死地堵住,只能无奈地向上一下下空顶。

  这样持续地颤抖和抽搐了十多秒之后才终于停歇,艾咪仿佛抽干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上半身重重地重新栽倒回桌面上!

  此时艾咪的双眼已经失去了焦距,脑子里却突然异常清醒地想:我这样撅着屁股趴在桌上,周末结束后被发现的时候,进门的人不是就把我这羞耻的模样完全看光了呀?

  哎~ 我的屁眼里还插着魔杖啊,这么淫乱的样子被老师同学们看到真的可以吗?

  不过虽然很羞耻,但是为什么我却感觉到一种兴奋和期待呢?

  难道我内心深处其实是希望大家用灼热的目光看到我撅着大屁股,屁眼里插着魔杖挺死在桌子上的样子吗?

  第一个推门进屋来的应该是费德罗老头吧?

  那个老古板看到我这么淫乱的艷尸会是什么反应呢?

  好想亲眼看看啊~~!

  这个最后的想法在艾咪的大脑里循环了几遍,然后慢慢地飘散了,只留下一片灰白的虚无。

  「啪嗒」,艾咪的左手无力地滑落,砸在身下的桌面上,从艾咪两只大乳房中喷薄出的奶水,在桌子上流了一大片,把她自己的脸都浸湿了。

  艾咪丰满的肉体趴在桌面上,仿佛在跪拜着面前同样淫荡地挺死在椅子上的蕾妮丝老师。

  除了身体在还没死透的脊椎神经作用下偶尔机械性地轻微痉挛,带动着撅得高高的肥臀像果冻一样颤动几下外,青春的生命活力已经离她而去了。

  时间慢慢地流逝,当窗外黄昏的斜阳透过厚重窗帘缝隙照射在屋里的时候,艾咪撅臀跪趴着的艷尸上最后一丝温度也终于消散了。

  这时她那已经失去粉嫩肉色,冰冷发灰的阴道口却突然抽动两下,淫妖虫失去了宿主的滋养,企图逃出这具已经冰冷的尸体!

  但是却被死死地堵在里面,妖虫发出尖锐的嘶鸣声,在艾咪的尸体里左突右冲地挣扎了一阵之后,就渐渐失去活力,终于不再蠕动了。

  房间中又回复了寂静,两具艷尸无声无息地等待着被发现的时刻。

  周一,院长的书房门口黑压压地围着无数魔法学院的师生,费德罗老头站在屋里凝望着他手下最难管束的老师和最顽皮的学生在高潮之后所遗留下的两具艷尸,气得脸色通红。

  因为他一进门就看到了艾咪那正对门口方向撅起的大屁股,以及她肥嫩的穴口贴着的OK绷!

  院长随手一撕之下,积存在艾咪尸体中已经两天的骚尿淫水以及那条早就活活憋死的淫妖虫黏糊糊的尸体一股脑地全都喷在了老院长华丽的法袍上。

  更过分的是,他最心爱的魔杖此刻正插在这个生前总是跟他恶作剧捣蛋的女学生艷尸的屁眼里,在全校师生的目光注视下,让他拔出来也不是,放着不管也不是。

  而艾咪已经没有血色的冰冷嘴角微微上翘,一截香舌吐出口外,完全散光的双瞳之中凝聚着笑意,仿佛恶作剧得逞的小狐貍一样调皮奸笑的死颜更是刺激了老院长,让他那被艾咪生前烧得只剩半边的灰白胡子一翘一翘滑稽地抖动。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zhong1990716 金币 +10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